• 浙江下发《关于做好重要网站网民留言办理工作的意见》 制度化办理网友留言 2019-10-22
  •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释放四大新信号 2019-10-22
  • 德媒:起好中文名,洋品牌入华第一步 2019-10-21
  • 陈光标嘱咐小儿子:捐两毛钱也要到处说[图] 2019-10-21
  • China Central Television 2019-10-16
  • 共产主义既按需分配又按劳分配(原创) 2019-10-16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三大件为什么会让人自豪?因为你有钱都买不到,必须找关系批条子!所以结婚能有三大件,不仅表示有钱,还表示有关系。 2019-10-06
  • 赖传珠:曾率军“集体强渡”解放海南岛 留下25年的战地日记 2019-10-02
  • 讲述“海淀故事”之清河专场暨《京北畿甸—清河镇》新书发布会举行 2019-10-02
  • 专家谈当前市场预期 信心持续攀升预期比较乐观 2019-09-29
  • 给员工放“世界杯假”,靠谱吗? 2019-09-29
  • 特朗普是个典型的笑面虎,当面笑嘻嘻,底下捅刀子 2019-09-28
  • 深圳:创新绿洲生机勃勃(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2019-09-28
  • 风水神话的回帖除了对我的攻击以外吗,别的还有什么吗? 2019-09-26
  • 地铁3号线保税区站黑车多 运管部门开展整治行动 2019-09-26
  • ?    对于读者们来说, 这一刊的内容简直是爆炸性的, 一夜之间, 《妖记》的评论区就炸了,读者们一溜烟的跑到评论区去抒发自己看完之后的感受。

        不少的读者看完之后,对于后面的剧情都不关心了, 而是跟疯了一样的在评论里面打出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东西。

        有不少读者的内心就一句话——

        【卧, 槽!这, 特, 么, 的竟然是渊!】

        有的读者看着那一片血淋·淋的场面, 不知道为什么就忽然间兴奋了起来……

        【我去, 什么情况???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说所有人都死了,就剩他一个?】

        【不知道啊,我现在就是一脸“这啥???”“我在看啥?”“我在哪”的表情……感觉被一堆东西糊了一脸?!?br/>
        【但是看的我好兴奋??!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兴奋???!】

        【没想到渊居然是这个样子的,这算官方盖章渊和然娘是一个人了吧?!?br/>
        【卧槽看的我好刺激啊,我倒是知道渊之前是个间谍, 也当过那种卧底, 但是之前看他的那种咸鱼样, 真的没想到这人居然还曾经有过这么一段历史啊?!?br/>
        【你看他被绑在椅子上接受审判,还说他违背了军令,所以当年他是因为违背了军令,所以被叫做叛徒的吗?】

        【嗯……我就是觉得, 当年的渊气场爆棚啊, 尤其是被绑在椅子上低着头的那个画面, 看的我幻肢好·硬……老性感了?!?br/>
        【不是,你们没觉得现在的渊真看不出来当年有过这么一段吗?我去,我今天看的时候浑身上下跟过电了一样,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感觉他好像过去经历很丰富的样子?!?br/>
        网上对于渊的讨论从周六零点钟开始,就没有停过,并且在周六早上读者变多的时候,忽然间就达到了一个巅峰。

        守着十二点看新刊的读者毕竟是少数,那些人都已经算作是死忠了,而一般的读者都习惯在早上**点的时候,收拾打理一下,再吃个早饭,然后再悠闲自在的看着漫画打发一下时间。

        所以网上真正开始发酵的时间,大概是从**点钟开始,也就是刘安又转身回去睡觉的那个时间。

        原圆圆揉了揉眼睛,她又喝了一碗粥,然后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看的那个漫画里面究竟画了什么内容。

        她给自己盛了第三碗粥时候,却忽然间听见外面好像有人正在朝着这里走过来。

        原圆圆一边喝着粥,一边抬起头来朝着那里看,她想着是不是风水比较好,今天来了个客人,结果抬头一看,竟然是熟人。

        她嘴里面的一段咸菜一下子就咬断了,赶紧站起来开门。

        门口朝着这里来的,正是一直以来都跟她关系蛮不错的黑袍人。

        原圆圆有点莫名,这人其实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来了,今天突然间大早上的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尽管心里面有点奇怪,但是原圆圆还是开门把他迎了进来。他进来的第一件事是上上下下的把原圆圆看了个遍,然后松了口气。

        “怎么了?”原圆圆看着他的动作,有点奇怪的问。

        “……没事?!彼吡私?,莫名有点手足无措的意思,原圆圆就倚在门口,看着他在屋子里没什么目的的乱转了一会,然后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他刚坐下就看见桌子上面的粥碗和咸菜,有点不可思议,“你居然还在吃饭?”

        “……因为我饿啊?!痹苍惨ё趴曜?,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这个朴实而又无华的答案着实的让黑袍人折服了,他憋了好一会,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原圆圆莫名的觉得这人应该是一脸绿色。

        “……行,看你这么心大,我倒是松了口气,你倒是想的开?!惫艘换?,那个黑袍人道,“我大早上的跑过来,什么都没顾的上,就只顾着来找你了,连早饭也没吃呢,干脆就在你这里吃得了?!?br/>
        “行啊,厨房在那边,锅里有粥,咸菜在灶台上的碗里,自己拿?!痹苍灿猛胫噶讼鲁?。

        黑袍人朝着厨房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跟原圆圆说话,原圆圆听见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你这屋子最近干净不少???你是不是找人给你收拾了?”

        “是啊?!痹苍沧讼吕?,一边喝一边说:“是个捡到的小妖怪,啥都会,他来了我这里就干净不少,你喝的粥也是他做的,现在人正在楼上睡觉呢?!?br/>
        “你又乱捡人了啊……嗯……这粥真好喝,比你做的好喝?!焙谂廴艘槐叨俗胖嗤胱吡顺隼?,一边说道。

        原圆圆听见他夸粥做的好喝,莫名的有点骄傲,她又指了指楼上,说:“他现在在上面睡觉呢,你用不用看看他?”

        “不用,让他睡着吧,我就过来看看你出事没,看完我就走,绝对不多待?!焙谂廴税诹税谑?,一口喝干了碗里面的粥,转身就要出门。

        原圆圆看着他要走,忽然间内心里面泛起了一丝古怪的念头,她从后面一把拽住了黑袍人的脖领子,道,“哎,不是,我说你大早上的有点奇怪啊,没事过来看我干嘛?今天是中了什么邪了?”

        被她拽住脖领子的黑袍人忽然间一顿,他转身看着原圆圆,说道,“你……有没有……看昨天的《妖记》?”

        “看了???怎么了?”原圆圆看着他说道。

        黑袍人又看了看原圆圆的表情,她的脸上却没什么奇怪的表情,跟往常每次见面时一样,看起来有点懒洋洋的。

        他嘴张和了几下,忽然间就说了一句话。

        “你……看过了之后,没什么想法吗?”

        原圆圆定定地看着他,看了三秒。

        黑袍人忽然间转头就要走,“我错了,我错了,你就当我没来过……”

        “行了,别这样,真没事。我屁事没有?!痹苍舶诹税谑?,她问黑袍人,“哎,你能不能搞到那种长烟杆?没有用过的,拿着比较方便的那种?!?br/>
        “长烟杆?”黑袍人说:“有倒是有,不过你要那东西干什么?”

        “你就帮我弄过来就行了,麻烦了大哥?!痹苍才牧伺乃募绨蛩?。

        黑袍人转身又看了原圆圆一眼,就要推门出去,临走前却忽然间又推门进来,看着原圆圆说了一句话,“对了,你最近小心点,虽然你想的开,但是别人不一定能想的开?!?br/>
        “???谁想不开?”原圆圆问。

        “就那几个人,还能有谁?!焙谂廴俗砭妥吡顺鋈?,“我这回真走了,你新捡的那个小妖怪,要是下次我来的时候他还在,就带过来让我瞅一眼?!?br/>
        原圆圆站在原地,看着黑袍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她的这个小院里。他经过院子里的那棵树时,还停下来瞅了两眼,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她转身朝着桌子前走去,准备喝自己剩下来的半碗粥,结果忽然间听见有人的脚步声从头顶上响了起来。

        “怎么了刘安?怎么就睡了这么一会?”原圆圆看着下来的刘安,他的头发乱糟糟的,眼睛上有着两个浓浓的黑眼圈。

        “没有,我……不困?!绷醢菜档?。

        原圆圆看着他的黑眼圈,说:“你不是不困,是睡不着吧?”

        刘安站在那里,用手拽着自己的衣角不吭声。

        “行了,也是我嘴欠,应该等你睡醒之后再跟你说的?!痹苍驳?,“走吧,到院子里去,我来给你示范一下?!?br/>
        ……

        【群主:我看了昨天的更新,忽然间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br/>
        【黑红色:有话快说,有屁快放?!?br/>
        【群主:你说一七要是看了昨天晚上的更新,会是个什么想法呢?这算是揭伤疤了吧,以当今存世唯一血玉妖军大妖怪的脾气,他会不会干出点什么事来发发火呢?】

        【黑红色:……你就这个想法吗?不算大胆啊?!?br/>
        【群主:嗯……那我来换个方式说一下,我感觉这个几秋做的有点太过火了,昨天的更新一出来,今天我们家集体炸了,然而说实在的,我们家当年明面上还跟一七没什么关系呢?!?br/>
        【黑红色:炸成啥样说出来给我听听?!?br/>
        【群主:那你听啥,反正就是乱七八糟的破事呗,你自己去看看豪门斗争差不多就能自己脑补了。我现在有点怀疑当年我们家老祖宗是不是干了什么亏心事,不然怎么今天闹得这么厉害?!?br/>
        【黑红色:那你干嘛呢?】

        【群主:偷偷的躲在这里查资料啊,要是当年的破事真跟我们家有关系,我不得找点能保命的东西吗,我又不能陪着我们家那群傻逼一块死?!?br/>
        【黑红色:老阴比?!?br/>
        【群主:我之前曾经有过一个想法,我本以为一七应该和几秋有点关系,或者说干脆就是他们两个一起出来搞得事情,《妖记》就是他们一起画出来的……或者一七就是几秋?!?br/>
        【黑红色:hat the fxxk?】

        【群主:然而但是昨天那一刊出来之后,我就对我的这个想法产生了很大的怀疑?!?br/>
        【黑红色:……您讲?!?br/>
        【群主:我是绝对不会让一个同盟者把自己被拽着头发,拖着走的事情画出来的……太丢脸了,还有被抓过去审问的画面,这比被人把小时候几岁几岁尿过床,第一次泡妹子被摔了一巴掌的事情画出来更丢人?!?br/>
        【黑红色:……你这都什么破比喻,万一人家心大不在乎这些事呢?】

        【群主:不可能?!?br/>
        【群主:这个事情,绝对是能够刺激到一七,或者说是现在的渊的,因为这件事情不光丢脸,而且触及到了一些一七最不想回忆的记忆,我甚至合理怀疑几秋把这件事画出来,就是想看看渊会有什么反应?!?br/>
        【群主:哎,对了,我昨天又发现了点消息,你想不想知道?】

        【黑红色:您说呗?!?br/>
        【群主:我之前一直在怀疑那个“叛徒”一说……毕竟鱼伍应该知道当年的事情,但是怎么样,渊好像都不应该被称之为叛徒。但是我最近翻资料,找出了点有意思的东西,倒是蛮值得看看的?!?br/>
        【黑红色:……所以……一七真的是叛徒?】

        【群主:嗯……倒也不是这么个意思,不如说这个人在我看来……蛮失败的?】

        ……

        一间小小的屋子里,一个老人坐在椅子上,面前摆着一杯清茶。

        “你为什么……会同意这种东西被画出来呢?”

        在他的桌子上,一本被摊开的书放在桌面上,上面正巧是一片血红的画面。

        “哎……”过了许久,老人长叹了一口气,“你这次回来,好像带了不少的忿气啊?!?nbsp;166阅读网

        

    河北快三走势图 www.lmn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 浙江下发《关于做好重要网站网民留言办理工作的意见》 制度化办理网友留言 2019-10-22
  •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释放四大新信号 2019-10-22
  • 德媒:起好中文名,洋品牌入华第一步 2019-10-21
  • 陈光标嘱咐小儿子:捐两毛钱也要到处说[图] 2019-10-21
  • China Central Television 2019-10-16
  • 共产主义既按需分配又按劳分配(原创) 2019-10-16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三大件为什么会让人自豪?因为你有钱都买不到,必须找关系批条子!所以结婚能有三大件,不仅表示有钱,还表示有关系。 2019-10-06
  • 赖传珠:曾率军“集体强渡”解放海南岛 留下25年的战地日记 2019-10-02
  • 讲述“海淀故事”之清河专场暨《京北畿甸—清河镇》新书发布会举行 2019-10-02
  • 专家谈当前市场预期 信心持续攀升预期比较乐观 2019-09-29
  • 给员工放“世界杯假”,靠谱吗? 2019-09-29
  • 特朗普是个典型的笑面虎,当面笑嘻嘻,底下捅刀子 2019-09-28
  • 深圳:创新绿洲生机勃勃(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2019-09-28
  • 风水神话的回帖除了对我的攻击以外吗,别的还有什么吗? 2019-09-26
  • 地铁3号线保税区站黑车多 运管部门开展整治行动 2019-09-26
  •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站特码资料 彩票软件开发 11先5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漏洞诈骗 彩票网站 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的套路 足彩分析推荐 2019篮球世界杯赛程表 91线上娱乐 飞禽走兽鲨鱼机单机 腾讯欢乐捕鱼官网 买彩票好多年了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十年 广西11选5奖池 福建十一选五遗漏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