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浙江下发《关于做好重要网站网民留言办理工作的意见》 制度化办理网友留言 2019-10-22
  •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释放四大新信号 2019-10-22
  • 德媒:起好中文名,洋品牌入华第一步 2019-10-21
  • 陈光标嘱咐小儿子:捐两毛钱也要到处说[图] 2019-10-21
  • China Central Television 2019-10-16
  • 共产主义既按需分配又按劳分配(原创) 2019-10-16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三大件为什么会让人自豪?因为你有钱都买不到,必须找关系批条子!所以结婚能有三大件,不仅表示有钱,还表示有关系。 2019-10-06
  • 赖传珠:曾率军“集体强渡”解放海南岛 留下25年的战地日记 2019-10-02
  • 讲述“海淀故事”之清河专场暨《京北畿甸—清河镇》新书发布会举行 2019-10-02
  • 专家谈当前市场预期 信心持续攀升预期比较乐观 2019-09-29
  • 给员工放“世界杯假”,靠谱吗? 2019-09-29
  • 特朗普是个典型的笑面虎,当面笑嘻嘻,底下捅刀子 2019-09-28
  • 深圳:创新绿洲生机勃勃(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2019-09-28
  • 风水神话的回帖除了对我的攻击以外吗,别的还有什么吗? 2019-09-26
  • 地铁3号线保税区站黑车多 运管部门开展整治行动 2019-09-26
  • 河北快三走势图 > 科幻小说 > 你好像在画我 > 266 第二百六十六章
    ?    这又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平静的白天。

        原圆圆起来的时候吃了饭, 然后打开了手机, 瞬间收到了数条夺命连环call,她看了眼打电话的人, 居然是唐诗,不知道她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想了一会还是接了电话,“喂?”

        “老板!”那边唐诗的声音大大的, “你没出事??!”

        “谁说我出事了?”原圆圆问。

        “我爹!”唐诗道,“你没事就好,我爹昨天晚上回来突然就让我给你打电话,吓死我了, 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了呢?!?br/>
        原圆圆想起来了唐诗的爹,是个很成熟稳重的男人, 比唐诗看起来要靠谱多了,貌似还非常的牛逼, 他是知道老板就是渊的,估计是最近的传闻把他给吓到了,所以才会让唐诗来给她打电话。

        话说回来, 唐诗和原圆圆还是有着点师徒情的,虽然原圆圆总是会把这一茬给忘掉。她想了想,对唐诗道, “我最近其实招惹了点人, 但是还没什么危险……你回去跟你爹说一声, 叫他不用太担心我, 也别跟别人说我的事情,今天这个电话里面的内容也不要跟别人说?!?br/>
        唐诗在那边乖巧的答应了。原圆圆就挂了电话,拿上衣服准备出门去了,因为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一点,所以她其实很忙,大清早的就要赶去酒馆那里。

        妖记依旧在照常的更新着,上面的争斗之类的就是很正常的少年漫套路了,但是在套路的同时又多了点不套路的东西,让人想要深入的挖掘一下。

        有鉴于这个漫画最近官方要搞事,所以大家都在盯着,就在最新一刊的周日刊上,官方果然开始搞事了,让所有人都激动了起来。

        “不会吧……怎么突然就把渊洗白了啊……”小??醋怕?,嘴里面嘟囔着,她以前都站在坚定的黑一七这边,因为官方塑造的一七确实是个大反派的形象。

        不过小希有个毛病,如果一个反派从头到尾都是个反派,那么她会觉得比较舒服,如果这个反派被中途洗白了,她会觉得浑身不舒服,如果这个反派要是洗白的点让她莫名其妙的话,她会瞬间化身为坚定不移的铁杆黑,不把角色黑死誓不罢休。

        按照小秋的心理,你连个反派都当不好,那还能当点什么了……

        虽然小秋的观念经?;岜慌笥巡?,但是小秋还是从来都不在乎,她点开了漫画,想要看这次漫画里面究竟画了点什么东西,如果这个洗白让她觉得稍微不舒服,那她立马就开启自己的喷子模式了,七八个小号同时上场,绝对能演出一场大戏。

        抱着这样的心情,小希打开了漫画。

        【法宁最近总是觉得有些力不从心,虽然他很努力,也很有天赋,但是现在的战况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突破的,不知道是他的错觉还是什么,他甚至觉得现在的情况比起前些日子来,要让人难受许多。

        而且上次自从翻到那页纸之后,他就总觉得心神不宁,心里面像是藏了很多的事。

        当年一七,也就是渊,打赢了一场战争,之后却被妖怪反水了吗?

        法宁想起来很久之前破坏了他门派的那个妖怪说的话,他把渊叫做“叛徒”,但是这样看来渊完全算不得是叛徒,只能说是个可怜人。

        其实就连外面的人也一直管渊叫做叛徒,法宁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几乎没有任何的疑问。

        那么当年的这件事是怎么回事?看起来当年的渊貌似还挺憋屈的???

        法宁开始盼望着再次做个梦,那天晚上的梦境中出现了很多很多奇怪的东西,现在还让他觉得难以忘怀。

        他每天每天就这么的纠结着,渊他也是见过几次面的,除了第一次之外,其他的几次印象都不是很好,法宁其实打心眼里是有点害怕渊的。即使现在渊已经失踪了,他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害怕。

        最近战况越来越激烈,虽然人类和妖怪之间的战争没有打起来,但是小部分的冲突还是避免不了的,法宁现在每次回家都要幻了形再回去,有时候甚至还会绕路,有一些过去对于他来说很普通的事情,现在都没有办法去做了。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好好的睡过一觉了,今天到了妖怪这边,不知道怎么就忽然睡了过去,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外面已经出现了晚霞。

        “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就睡过去了?!逼鹄吹姆械悴缓靡馑嫉牡?,他看见旁边坐着的那个就是穿着红衣服的从不露面的女妖怪。

        “没事?!迸趾馨簿驳挠米畔讼怂厥掷吹共?,茶香充满了整个屋子,“最近应该很累吧?!?br/>
        “还好?!狈档?,他觉得自己仿佛是愣神了一秒,却又不清楚这种情况是哪里来的。想了想,他问,“您经历过上次战争,所以现在已经很轻车熟路了吧?”

        “轻车熟路说不上?!迸职簿驳陌谡俗雷由厦娴牟璞?,“但是倒是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累的,能好好的睡一会也很好?!?br/>
        女妖怪的话里面莫名的充满了一种包容感,法宁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居然从女妖怪的话里听出了一种……疲惫?

        法宁还没等继续说话,忽然间外面出现了一个妖怪,他半跪在帘子前,道,“外面又有人冲过来了?!?br/>
        最近战况很急,动不动就会发生交战,法宁立刻走了出去。

        赶到了地点,他们看着那边的情况,十分的不妙,法宁觉得这边人手看起来很不够的样子,瞬间心里又觉得隐隐的烦躁和不安了起来。

        他立刻催动了自己的道诀,先要帮上忙,最近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多,法宁疑心可能是面具组织的人员增加了,但是最近由于渊的死亡,所以暂时还没有发现面具组织有大规模招人的事件……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几乎是在疑心的一瞬间,法宁就出现了一个失误,他在心里面暗自咒骂了一声,最近高强度的工作有点让他的身体受不了了,所以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失误。

        在那一瞬间,法宁脑海里闪过了很多念头,但是在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死定了。

        谁知,就在那一瞬间……

        一个十分刺眼的光突然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然后法宁就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那个妖怪不知为何直直的飞了出去。

        法宁愣神了一秒,还没等他爬起来,就忽然看见那个妖怪的后背上有一个貌似很眼熟的东西慢慢的爬了回去。

        一个小小的……细细的,红色的藤蔓。

        法宁瞬间就翻身爬了过去,那个藤蔓他很清楚的记得属于一个人。

        是渊的!

        这么久以来,渊都没有再出现过,很多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现在忽然看见了疑似他出现的痕迹,法宁飞快的追了过去,想看看渊到底怎么样了,那边的人究竟是不是他?

        结果等到他跑过去,却一无所获。

        法宁站在原地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忽然间想起来了什么,转身回去看向了身后那个刚刚被打飞了的妖怪。

        那妖怪看起来很正常,只不过法宁忽然发现他的身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印记,像是那种淤青,但是里面却有着符号,像是被印上去的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法宁有点茫然地想?!?br/>
        这个……莫非是渊之前留下来的?小??醋怕厦娴哪谌菹胱?,在看漫画的时候,有那么一两段真的让她以为是渊真的已经回来了,但是最后却出乎她的意料,最后这个渊也没有出场。

        还好还好……如果渊真的在这个时候突然跳出来,小希觉得自己可能会给官方打负了,简直是败坏气氛。

        小希又朝着下面看了过去,这一刊里面还有一点内容,她把后面的这点继续看完。

        【法宁看着这个已经没气了的妖怪,想知道刚刚的那个藤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拿出了一张符咒,贴在了这个妖怪身上的那块淤青上,在他的脑袋里面搜寻着这个人最近的记忆。

        他以前用过这个方法来搜寻他人的记忆,然而最近他刚刚把这个道诀给改良了一下,不仅可以搜寻到他人亲眼看见的记忆,有些潜意识里面忽略了的东西,也是能看见的。

        一片黑暗之中,他看见了一个人站在那边,法宁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对面的那个就是渊,这件事果然是跟渊有关的。

        但是渊……他在干嘛?

        法宁有点疑惑地看着渊站在那边,他一直在低低的咳嗽着,咳嗽的频率让法宁有点心慌。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间看见了一点别样的颜色。

        那是鲜艳的红。

        渊把那抹红擦了下去,然后轻轻的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十分不显眼的在面前这个妖怪的身上点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

        他在这个妖怪身上留了自己的血吗?

        法宁以前只是从别人的嘴中听说过渊病的很重的消息,这次是他头一次亲眼看见。

        不知道为什么,不停在咳嗽的渊让他无端的有点心慌?!?br/>
        ……其实不仅仅是法宁心慌,就连屏幕前面的小希都有点心慌,她捧起来旁边的杯子喝了一口水,看着上面的渊,过了好会才做了下一个动作。

        本来是很讨厌反派洗白的这种事,但是为什么现在看着渊,竟然如此无端的心慌呢?

        漫画上面的渊一点点的咳着血,背景都是纯黑色的,看起来好像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一样。

        他纯黑色的衣服几乎融入了背景里,一个人无声无息,几乎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

        然而,就这个画面,看慌了在屏幕前的无数读者。

        大家心里面隐隐的觉得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要破土而出,但是却又压抑着,不想说出来。

        一切的一切,都归于这一刊最后的一个画面,渊擦净了所有的血迹之后,一个人安静的走进了身后的黑暗之中。 166阅读网

        

    河北快三走势图 www.lmn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 浙江下发《关于做好重要网站网民留言办理工作的意见》 制度化办理网友留言 2019-10-22
  •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释放四大新信号 2019-10-22
  • 德媒:起好中文名,洋品牌入华第一步 2019-10-21
  • 陈光标嘱咐小儿子:捐两毛钱也要到处说[图] 2019-10-21
  • China Central Television 2019-10-16
  • 共产主义既按需分配又按劳分配(原创) 2019-10-16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三大件为什么会让人自豪?因为你有钱都买不到,必须找关系批条子!所以结婚能有三大件,不仅表示有钱,还表示有关系。 2019-10-06
  • 赖传珠:曾率军“集体强渡”解放海南岛 留下25年的战地日记 2019-10-02
  • 讲述“海淀故事”之清河专场暨《京北畿甸—清河镇》新书发布会举行 2019-10-02
  • 专家谈当前市场预期 信心持续攀升预期比较乐观 2019-09-29
  • 给员工放“世界杯假”,靠谱吗? 2019-09-29
  • 特朗普是个典型的笑面虎,当面笑嘻嘻,底下捅刀子 2019-09-28
  • 深圳:创新绿洲生机勃勃(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2019-09-28
  • 风水神话的回帖除了对我的攻击以外吗,别的还有什么吗? 2019-09-26
  • 地铁3号线保税区站黑车多 运管部门开展整治行动 2019-09-26
  • 福建时时彩讨论群 11选5规律计算公式 十一选五所有号码组合 pk10三码技巧规律 极速飞艇是官方的吗 诸曷神算 皇冠网搜狐彩票 018开彩票店什么条件 赌城快活女 河北11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 希腊3分彩全天 乐游捕鱼app 公正棋牌测评网 GT彩票 吉林时时彩走势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