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比试如果你输了当如何?”李盈盈傲然道。

    “你说当如何?”木小小反问。

    “谁输了谁就听对方派遣一日,不论何事,可好?”她一脸自信。

    “如此甚好!”两人击掌为盟。

    李盈盈只觉得心里有些烦躁,看着她手里拿的追月,一个甩手,银链就像有灵性一样,灵活的緾上了她手上的剑身,再用力一抽,剑被卷到了半空。

    木水小小丹田运气,飞身抓紧银链,双手重新握了剑柄用力一拔,只听“喀喀喳喳”一声,链子便断了一小节。她一脸惊喜,这剑果然锋利。

    李盈盈一看自己的兵器,顿时一个飞身,朝木小小胸前踢去,后者本能的将剑横在胸前,朝后退了一步,向后翻了一下,木盈盈也一个空翻着地,两人纠缠在一起。

    两人你来我往,纠缠了几个回合,木小小只觉得自己的力气已经不如刚才那么足了,这样下去一定会占下风,必须速战速决。想到这里,她一脚踢开那攻上来的腿,用尽全力,让自己的内力凝聚在拿剑的手上,看准了时机,朝李盈盈的肩膀攻去,本要再次甩链的她看到木小小居然近身攻来,忙收手,却来不及了,便硬硬吃了木小小一剑,她一个回踢,木小小握紧剑柄,顺着力气后空翻落地,有些勉强的站直了身子,李盈盈肩膀受了伤,最要命的是这伤口虽不深却因为是玄铁,伤口的血停不住一直在流,她点了止血穴,这才慢慢站起身,一脸愤怒。

    “没想到,你居然还有两下子,是我轻敌了?!彼涣骋跎?。

    “结束吧,胜负已分?!蹦拘⌒】醋潘?。

    “一柱香的时间还没过,双方也没有人倒地不起,怎么算结束了?!彼低瓯阌止チ松侠?。

    木小小忙东躲西跑,也不还手,本来刺到她已是意外,她怎么还会再去打一个受伤的人。

    谁知道她越躲,李盈盈就越觉得她是看不起自己,招数越打越狠,木小小一个来不及,便被链子打到了后背,她“噗”的吐出一口血来。

    雪国的人看到李盈盈占了上风,便又露出放心的表情来,高昭一看木小小吐了血,便浑身绷紧,准备叫停,只听木小小恼怒道:“你可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今日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说完便提气,一个飞身拿着??沉松先?。

    李盈盈的笑容还没展开,便觉得压力陡然上升,她也拼尽全力,化解招式。

    木小小一看她手忙脚乱,便一咧嘴角,招式更是迅速果断,每一招下去不做停顿,招招相扣,直打的两人都汗流浃背,她最后虚晃一招,趁对方去解招,双脚一踢,把李盈盈踢翻在地,自己落地也不怎么稳,又向后退了几步,这才稳住了脚步。

    她捂着胸口,喘着粗气,眼前也是看不清楚人影,她晃了晃脑袋,这才看到有个人影上来,扶着李盈盈走了下去。

    木小小稳了稳气息,把剑插入剑鞘,便慢慢向高昭走去。她隐隐看不清楚人的表情,却听得有人大声说道:“津国今日胜出?!?br/>
    “我赢了!”木小小笑道。

    高昭看着一脸汗水,嘴边还残留着一丝血迹的木小小,并未说话,而是站起身,走到她的面前,用指腹擦了擦她嘴角的血,又朝远处朗声道:“今日本宫先回去了,明日是贸易洽谈的日子,还请雪国派人到驿馆详谈?!彼低瓯闱A四拘⌒〉氖滞笞呷?。

    木小小受宠若惊的看着高昭,她还没和木槿道谢呢!想到木槿,她回过头去,木槿一直站在那里,一脸淡然,她朝木槿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嘴形,说了谢谢。虽没发出声,但木槿像是听到了似的,点了点头。

    出了宫,她被拉到了高昭的马车上,容卿和高昭刚坐稳,马车便飞奔起来。容卿给她把了脉,又问道:“可有哪里不适?”

    “只觉得胸口燥热?!蹦拘⌒⊥塘讼驴谒?,还不等她再说句什么,“哇”的一声,嘴里一股腥甜,一口血便吐了出来,刚好身体又向前倾斜,便吐到了对面扶着她的高昭一身,她浑身便软了下去,高昭顾不上身上的污血,搂了木小小的身体,又接过容卿递来的药丸,塞进了木小小的嘴里。

    木小小很想对高昭说声不好意思,却只觉得浑身没有力气,便沉沉的睡去。

    高昭半抱着她问道:“可有大碍?”

    容卿皱了皱眉:“本身的伤是无事,可她强行运气,用力过猛,这次要好好休养一些日子才是?!?br/>
    高昭没有再说话,一路两人无话,只听到马车轮子快速转动的声音,快到驿馆的时候,只听容卿道:“殿下,为何来求亲?求的是谁?”

    高昭没有说话,只是下了马车,容卿抱了木小小,无忧准备去接,高昭示意自己来,便接了木小小抱回了驿馆。

    木小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房间里没有别人,她慢慢起身,只觉得胸口涨疼,试着走到桌边,倒了杯水喝下,才觉得自己好了很多。

    她拉开门 ,就看到一个玄衣少年守在门口。

    她认得他,是卓风。

    “木姑娘,殿下说让你哪儿也别去,殿下和雪国特使大人商量好事情,便回津国去?!蹦巧倌暧行╇锾蟮?。

    “特使?”她想了想,“是不是姓木?”

    那少年想了下便道:“是的?!?br/>
    木小小心里一阵激动:“那我去看看?!彼低暌膊坏壬倌暝偎祷?,捂着胸口便下了楼,朝书房走去,那少年也只好跟上。

    驿馆是外国来使居住的地方,自然是有专用的议事厅和书房,找起来并不难,远远看到,在门外守着的无忧和无心,她便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

    “木姑娘,殿下正在议事?!蔽抻堑?。

    “我知道,我只是找个人,我在门口等!”正说着,房门就被打开了,容卿一脸担心道:“你怎么出来了?”

    “我没事,只是想来找一下殿下?!彼Φ?。

    “殿下让你进去?!比萸渌低瓯悴喙松?。

    木小小进了房间,瞬间一股暖意袭来,高昭咪了眼,问道:“你不好好休息,瞎跑什么?”

    “我自是来道歉的,昨日不小心弄脏了殿下的衣服,真是对不起!”木小小真诚道。

    “不过是一件衣服,你不是会做吗?再做一件给本宫就是了?!备哒烟质疽馑?。

    她又看向边的木槿,后者还是一脸淡淡的望着她,本来见到他的喜悦瞬间又有些尴尬,她偷瞄了几眼木槿,却发现他像是没看到她似的,木小小想要说的话忽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木小小甚至怀疑昨天赠剑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木槿。

    高昭看了看木小小,又看了看木槿,抽出两张纸轻声道:“木公子,这个信函是代表雪国和津国的协议,就请公子在这面用楷书签个字吧!”

    “在下记得津国是推行篆体,为何签字要用楷体?木槿冷淡道。

    “自是楷体顺眼,如若有新王登基,本宫且是要将这楷体推行全国?!彼云?。

    木槿没有再说话 ,而是缓缓走到桌案旁,拿起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高昭一看那二字,行云流水,仓劲有力,便皱了眉。

    木槿看眼高昭:“殿下,既然事情已谈妥,在下便告辞了!”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开。

    “木槿哦不!木公子!”木小小叫道。

    木槿停下脚步侧身看着她。

    “我有话对你说?!蹦拘⌒×成弦痪?,不禁暗骂自己怎么像个小女孩似的,有什么可害羞的。

    “什么事?”木槿一脸平静。

    “我们出去说?!蹦拘⌒∫涣承σ?,又转身对高昭道:“殿下,我先告辞了?!彼低瓯阄孀判乜诤湍鹃纫黄鸪隽嗣?。

    高昭看着两人的背影,眉头一皱,若有所有思起来,一旁的容卿看的明白,更是确定津国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河北快三走势图 www.lmn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