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知县见李瑶同意,有些欣慰地点了点头,随即当着李瑶和李巧慧的面休书一封,用信封封好,然后冲外面喊了一声。

    “李达!”

    片刻外面便走进来一名侍卫模样的人,是一个看起来约莫二十七八岁的男子。

    李瑶一见那侍卫便觉得他有些不凡,男子身姿如松,步态轻盈,看起来像是常年习武之人。

    李知县见李瑶盯着这侍卫看,便笑着介绍了一下道:“这是我们本家训练出来的人,他名唤李达,从我来了芜安任职就一直跟着我,如今算算都有九年了?!?br/>
    说完,李知县又看向李达道:“李达,快见过小姐?!?br/>
    李达看向李瑶,心中疑惑但面上却不显。

    能被大人尊称小姐的,除了主家的嫡系千金没有旁人了。

    如今李家嫡系一脉,李太尉有两名嫡子,没有嫡女。

    而李太尉大儿子便是大名鼎鼎的战神大将军李正英,小儿子李正杰今年都二十三岁了还未婚未育,不仅如此还不务正业,如今只在户部挂了个四品侍郎的闲职。

    大将军膝下如今倒是有三子一女,七年前大将军夫人生产小女儿的时候,还是他给接回来的呢。

    李达暗中打量了李瑶一眼,见眼前的小姑娘个头小了些,若说她七岁只能算勉强,但小姑娘的那张脸,证明着她是李家血脉无疑,只是小姑娘的一身衣裳,却是穷人家才会穿的粗布衣。

    他心中诸多疑惑翻涌着,若是这位是从京都来的小姐,断然不可能穿成这样,且不可能单独出现在芜安县,而且他之前只听说昨日府上住进了一位,从牛家村来的小姑娘,他不由得想起了七年前大将军夫人在牛家村产女的事情。

    但他不过是李家的护卫,很多事情他也不敢过问,于是李达按压住了心中的疑惑,表情一肃,对着李瑶恭敬地行了一礼道:“属下见过小姐?!?br/>
    被人这般严肃认真地行礼,李瑶还是有些不习惯,她有些别扭地让了让身子,才道:“不必多礼?!?br/>
    李知县见李达认过了人,然后把信递给了李达道:“你速赶往京都,把这封信交到大将军夫人的手上。切记,一定要亲自交于夫人,莫过他人之手?!?br/>
    “是,大人?!崩畲锛钪乇砬檠纤?,也一脸严肃地接过信,随即便转身走了出去。

    等李达走后,李知县又转头看向李瑶道:“瑶儿,这几日不若就住在伯父的府上,怕是不久后大将军府便会派人来接你了?!?br/>
    李瑶却噌地一下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对着李知县道:“谢过李伯父了,只是瑶儿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就不叨扰伯父了,再说我也没打算去京都,为何要在这里等他们?!?br/>
    李知县没想到这会儿李瑶还坚持着不回去,不由得为难地看向李巧慧。

    李巧慧心知李瑶的脾气,是个吃软不硬的孩子,这认祖归宗的事情也不能逼她,不然说不得还起了反效果。

    于是暗暗对李知县摇了摇头,又笑着摸了摸李瑶的脑袋道:“瑶儿确实是有事,我家瑶儿可是自己开了个铺子呢?!?br/>
    李知县心中暗暗叹气,但也配合道:“哦?瑶儿开的是什么铺子?”

    “是一个糕点铺子,我见李伯父不喜欢吃甜食,想必也对我铺子里的糕点没有兴趣,不过我下次来时,倒是可以给伯母和子安大哥带上一些?!崩钛A苏Q劬Φ?。

    李瑶口中的子安便是李知县的儿子李子安,她昨日吃饭时便见过李知县的家人,李子安今年已经十九岁了,跟杨坊正的儿子同岁,两人也是同窗好友。

    “你看这孩子,还打趣上我了?!崩钪乜聪蚶钋苫?,有些无奈地摇头道。

    ……

    最终李巧慧跟李瑶商量一了下,说这天色赶回去怕是晚了,不如就在李知县的府上住上一晚,明日再回去,李瑶想着她还没有逛过芜安县,便同意了。

    因为李巧慧对芜安县也不太熟悉,李知县便喊来自个的儿子作陪,带着李瑶逛街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河北快三走势图 www.lmn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