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快三走势图 > 穿越小说 > 盗将行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故乡近似天边
?    “继续放箭!”完颜宏烈右手一扬,高声喝道。

    “嘣”的一声,弓弦齐响,几十支羽箭破空飞至。春恨生瞧得清楚,一拉白夜童,叫道:“主公小心!”

    两人一起向侧方石缝方向扑倒。

    嗤嗤之声不绝,箭如飞蝗,三寸无情铁尽在他们头上飞过,钉到他们身后去了。

    春恨生转头看了一眼,夏无眠三人还好都躲了过去,可是这样也不是一个办法!

    “主公,我们先退吧!”春恨生看着已经魔怔了的白夜童说道。

    “你们先走!把含嫣送去救治!”白夜童瞪着不远处的完颜宏烈,“伤害她的人,我一定不能放过!”

    “可是……”

    “可是什么!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

    春恨生咬了咬牙,重重的叹了口气,他知道现在白夜童什么也听不进去,连忙摆了摆手叫三人撤退,“主公,多加小心!”

    白夜童点了点头,看着三人退开,然后眼见一队人马突至,白夜童眼疾手快,一剑刺死当头之人。

    弓箭手眼看白夜童几人还活着,又是一轮攒射,白夜童暴喝一声,用那士兵的身体当盾牌,顶在前面冲锋而来!

    月亮从云丛中探出,火把将白夜童团团围住,四周通明。

    月影之下,他手中的却邪剑一闪而没,?;厝肭?,取而代之的是一杆漆黑的长戟,那杆黝黑的长戟在他手中似乎就像是握着一条真龙,那漆黑如墨的戟尖此时早就被鲜血浸透。

    破阵旌龙戟在他手中抡成一个圆圈,将周围的士兵荡开,一片血花四溅,染红了雪地!

    那峡谷上的积雪已给踏得肮脏翻起,白夜童一步步的向完颜宏烈逼近,他一手高举着破阵旌龙戟,脚下的步幅越来越大。碎雪在他脚下崩溅,他眼中炽热的杀机直令他如红眼的饿兽一般。

    他所裹挟的气势远远的便已令一干将领士卒为之胆寒。士卒待要搭箭已来不及。那完颜宏烈心知不能为他气势所摄,唯有大吼一声,抢过一把佩刀出阵,正面来迎白夜童。

    只见月华下,一条人影沉身如离弦之箭,骤然跃起如神龙摆尾!白夜童那高举的戟尖在半空中几乎要探进月亮,而天地间的一切灵华似乎也被他这一戟尽收其中。

    那几乎要放出染满鲜血,而发出红光的戟尖携雷霆万钧之势向完颜宏烈劈下。

    完颜宏烈强提的锐气为这一戟尽破,勉强横刀来挡。眼看那一刀一戟便要挨上,突然间,只听“当”的一声,刀戟相撞,几出金石之声,完颜宏烈单刀大震,应声而断。

    他张嘴喷血,向后踉跄。却见白夜童,身子倒下,以单手撑地,猛地一个旋身,恶狠狠的面对那完颜宏烈,猛然提起右手的旌龙戟,喝道:“去死!”

    漆黑的长戟宛如龙腾,在空中发出一声长鸣,跃然腾出一道黑影,一口咬住完颜宏烈的喉咙。

    完颜宏烈不可置信的看着贯穿自己喉咙的旌龙戟,随着戟尖拔出,他咽喉喷起一蓬血雨,向后翻倒。

    白夜童两戟刺死完颜宏烈,回过头来冷冷盯着众人。众人吃他寒冷的目光一震,纷纷丧失斗志,不敢掠其锋芒。

    白夜童冷冷一笑,抢过一匹快马就朝着温含嫣而去。

    而在那峡谷上方,一道身影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

    另一道身影鬼魅一般凑近,“公主,现在正是千载难逢的时机??!”

    那身影正是完颜羽莎,听到莫留白说话,她素手一伸,暗处中走上一人,递给她一只黑色的箭羽,还有一把黝黑的长弓。

    她素手一搭,两指一扣,挟矢弯弓,登时便已是弓如满月而不发。

    她死死的扣着弓弦,看着那道身影越来越远,而她手中的弓箭则已经被她拉的变形了!

    莫留白看着心急,“公主,切莫迟疑??!”

    “呀??!”羽莎低喝一声,一滴血顺着弓弦滑落在地,落下的瞬间仿佛在雪地上开出一朵娇艳的玫瑰。

    嘭!

    终于,那被拉扯的变形的弓身再也经受不住那绝望而艰难的拉扯,在夹杂着鲜血与泪水的瞬间,终于断了……

    羽莎看了一眼受伤的手指,将破损的弓箭扬手丢出,转身消失在黑暗之中。

    而气急败坏的莫留白也是无可奈何,跺了跺脚,看着峡谷下方的完颜宏烈的亲兵,挥了挥手,瞬间从黑暗中站出一群弓箭手。

    那惨叫声在山谷中不断回荡……

    白夜童策马御风而行,忽然看到春恨生几人正围成一圈,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他翻身下马,却见春恨生几人低着头走来,“主公……”

    他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推开几人,大步流星的跑到含嫣跟前。

    此时含嫣静静的伏在雪里,背心上赫然插了一枝羽箭。白夜童眼中含泪,慢慢蹲下身子,双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慢慢扶起含嫣。

    手刚一接触到她的身体,发现她已经浑身冰冷,白夜童打了一个激灵,探了一下她的气息,发现含嫣鼻子气息微弱,脉搏断断续续。

    “含嫣,你睁开眼睛看看我??!”白夜童抱着含嫣哭喊着,眼泪不断滴落在温含嫣的脸上。

    怀中的温含嫣一颤,吃力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日思夜想的人儿,“别哭了,都当上将军了,怎么还哭鼻子?!?br/>
    白夜童强忍住眼泪,“好,我不哭了,我马上带你去看大夫!”

    温含嫣嘴唇发白,眼神慢慢开始涣散,“我不行了,只有下辈子嫁给你了,我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

    “不,你个骗子,你答应我的!我一定会救你的!”白夜童抱起温含嫣就要走。

    温含嫣轻轻靠在白夜童的胸膛,看着南方,喃喃自语,“我好想回家,这里太冷了……”

    “好!我们这就回家!我们回雒城,我们举办婚礼,再也不分开!”白夜童抱着温含嫣在雪地上奔跑,悲痛而恐慌的他居然忘了骑马,只知道一个劲的跑着。

    “太远了……”,温含嫣缓缓闭上了双眼,手臂低垂下来。

    当感觉到怀中的人完全失去生机的时候,白夜童一下立定身子,再也走不动了……

    

河北快三走势图 www.lmn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