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医院出来的何豫简单的回家洗漱了一下,就马不停蹄的赶往了公司,他已经让助手准备好了今日的新闻发布会。

    “何总,早上好?!?br/>
    “嗯?!?br/>
    “您的咖啡已经给您准备好了,放在了办公桌上,是否需要早餐?”

    “不用了,谢谢?!?br/>
    和往常一样,刚出公司的电梯门,他的助理就已经早早的等候在门口。只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公司最近遇上的事情太多都等着何豫去处理。

    “何总,全市各大媒体的记者已经在大厅等着您了?!?br/>
    “好?!焙卧プ呓约旱陌旃?,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就又马不停蹄的往会议大厅走去。

    刚刚走到大厅门口,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助理开口道:“何总,加油啊?!?br/>
    何豫开门的动作一顿,转过头,发现自己身后好多双公司职员的眼睛在看着自己,他们默默用微笑表达着自己对他的鼓励。

    “我会的?!彼阃分滦?,随后便走进了会场。

    “各位记者朋友大家好……鉴于本公司最近的不良传闻造成了许多不好的影响,现特召开记者会以此来澄清之前的不好传闻以及解答一些大家的困惑……”

    何豫坐在台上望着台下密密麻麻的记者和摄影机的闪光灯,忽然觉得疲惫极了,他真的是累了。这一生他顽强打拼也好,建立公司也好,在商场上如履薄冰也好……除了是自己的抱负,更多的是为了有足够的资金实力让Z宝能治疗好自闭症过上正常的日子。

    可他发现这所有的一起,对Z宝来说更多的或许是伤害,而不是?;?。那全部的这些东西还有什么意义呢?

    “下面,有请我Z锐公司负责人何豫先生发言?!惫局鞒秩税鸦坝锶ń桓卧?。

    “各位记者朋友,大家好……”何豫的嗓子干涩的厉害。

    到处都是闪光灯让他觉得自己像只被困蝼蚁一样无处可逃,他只想逃,逃到一个只有他和Z宝两个人的地方。不再有别人龌龊的揣测,不再有别人探寻的眼神,不再有,不再有……呵,可惜都是幻想。

    一个记者站了起来,询问道:“我想请问何先生,您为什么选择隐瞒自己已经结婚了的事实呢?”

    “……我,何豫从来就没有想隐瞒关于我已经结婚的事实,而与我妻子结婚,我并非是怀着某种目的的。我想要照顾她、珍惜她,哪怕她是个自闭症患者,哪怕她不曾对我说过一个字,哪怕她永远会惧怕我的拥抱,我也会?;に??!?br/>
    “那您这么说的话,您对您的妻子其实是存在着?;び涂刂朴氖锹??您故意隐瞒与她结婚的事情,只是为了满足您个人的特殊癖好?!?br/>
    “不,她从来都是我何豫的妻子,在这件事上不存在什么隐不隐瞒,更不存在什么控制欲,我只是不希望大家太过热情,反而打扰了她……”

    这名记者并没有再问其他的问题,选择做了下来,与周边的其他记者窃窃私语起来。

    “在此我为这些日子以来,因我们两人给大家所带了困扰,表示深深的歉意……”说着,何豫站起身来,深深的向台下的各位记者鞠了一躬。

    “那么请问何先生,您妻子现在在哪里呢?”这时另一个记者极没礼貌的站起来打断了他,望着何豫的眼神更是想把他的血肉都挖开,看看有没有什么好料可以拿来大作文章。

    “您既然公开召开记者发布会就应该把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您的妻子,舒芩女士带来才对,您孤身一人,不觉得您这个记者会的召开很没诚意吗?”

    短短的时间里,相信在座的这些记者早就把Z宝全部的资料调查的一清二楚了。说他有阴谋,可依据Z宝的家庭背景来说,他不谋钱,不图利,于是他们只能杜撰出他有特殊癖好这个噱头了吧。

    尽管何豫十分反感这些对事实真相毫无尊重的记者,但他脸上的表情仍然不变,依旧是带着歉意的微笑?!笆翟谑潜?,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清楚我妻子是个自闭症患者,她惧怕各位的闪光灯,如果看见这个我想她会不高兴的,甚至于当场犯病?!?br/>
    “是吗?据我所知您之所以不带您的妻子来记者会现场,是因为您的妻子现在正在医院接受治疗。据目击者说,亲眼看见您与另一名男子背着您满身是血的妻子去往医院,请问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您妻子浑身是伤,现在正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呢?”

    何豫回想起Z宝浑身是血的样子,心开始抽痛。他苍白着脸,望着台下一众的目光,他耳朵里什么也听不见了,起唇道:“她只是犯病了而已,各位不用担心?!?br/>
    “哦?那又是什么原因导致她忽然犯病了呢?”

    “……”

    一层又一层犀利的语言攻势袭来,何豫都必须面带微笑、面不改色的解决,即便是这样他知道自己将来还会面临更多的挑战的,但为了公司的全体职工,他必须忍耐。

    这时一个情绪激动地中年男人闯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臭鸡蛋准确无误的扔到了何豫的身上,会场里一时出现了短暂的寂静。片刻之后,那些被惊到的记者马上又回过神来,“咔嚓咔嚓——”的拍摄声不断继续响了起来。

    “何豫!你不得好死!因为买了你公司的股票,我亏的一塌糊涂,欠人家一屁股债,现在我已经家破人亡了?!蹦歉鲋心昴腥颂弊诘厣虾窟罂奁鹄?,不停的用手拍打着自己的大腿?!澳慊刮业难骨?,你还我的血汗钱……”

    在他没有进一步更过分的行为之前,何豫示意公司的保安先把他拉出去,打算等一下再处理。应该是一个在股市吃了亏的股民,走投无路才闹到了这里,虽是中年男人自己炒股不慎导致的赔本,但何豫也不打算为难,想着等一下给男人一点钱,和平解决这件事。

    “何先生,您也看见了,刚刚这位股民,也是因为贵公司的种种不良消息影响,导致股票持续下跌,最后家破人亡了,我想知道您对公司股票持续下跌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呢?”终于有记者不再关心自己的私事了,他反而松了口气。

    “因为我给公司造成的损失,我会极力补偿的。也请各位股民体谅,股市是有风险的。希望社会各界人士,把目光更多的放在本公司业绩上,而不是我何某人的个人私事身上,谢谢?!彼忠淮握酒鹄?,对着台下的众人弯腰表示感谢。

    “……”

    记者会召开了接近两个小时,何豫不停的回答着记者们各种刁钻的问题,全程都面带着微笑,并且没有喝一口水,比起身体上的口干舌燥,他更焦虑的是还在病床上的Z宝。

    “我们Z锐公司的记者会到此结束……感谢各位记者朋友们莅临,也希望社会各界人士对本公司继续支持下去,谢谢……”

    看着记者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何豫站起身,去找刚刚扔自己臭鸡蛋的那名中年男人,打算和他好好谈一谈,毕竟自己不希望自己的过错会对他人造成伤害。

    谁知值班的保安却告诉他,那个男人早就走了。

    何豫也没再过多的纠结,转而去处理公司的其他事情,心系着医院里的Z宝,想着赶紧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就去医院陪她。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就这一次的错失,酿成了日后的大祸。

    而Z宝现在的样子,令此时的何豫也没了心思再去多想别的事情了。

    何豫只是需要给自己的员工和董事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们的所有损失,他都将一力承担赔偿,他卖掉了自己名下的一些房产和股票基金,弥补上了公司的亏空……

    无论如何,再过一段时日,Z锐的?;沼诨故腔峁サ?。

河北快三走势图 www.lmn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