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见他绕那么快,吴氏听得糊涂,忍不住摆摆手,“我不管这个,我只晓得我那个破案如有神,仪表堂堂的儿子,现在是因为那个丫头被人泼了脏水。我气不打一处来,我今日不过请她过门一叙,她居然还甩脸子给我瞧,君阳,你不是不在意这些个事的吗?难道你真的稀罕这种没教养的野丫头?”

    “教养?母亲,你口口声声骂人家,那么你自身的行为又是有理的吗?”

    “君阳,你既然为了一个乡下丫头来质疑你的母亲?我吗?”吴氏手指颤抖,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好啊,好啊,如今我算是明白了,说到底,到最后我才是外人?!彼余涌蘖似鹄?。

    狄君阳冷着脸,一板一眼说道,“既然每次见面,母亲都要扭曲我的意思,那么我便不再开口,至于甚至不舒服的话,我已经喊狄三叫大夫过来了?!?br/>
    “走,你们都走,我不要看,就让我早早死了去见你父亲的好,反正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没啥好活头?!?br/>
    狄君阳面色冷静,不为所动?!凹热荒盖准岢旨杭?,儿子瞧你中气十足,不见也罢。公务还有些事,恕儿子不能相陪?!?br/>
    许嬷嬷讷讷的站在一边看着狄君阳,气场极为冷酷的迈步出去。

    左右为难,见夫人在一边黯然神伤,忙过去安抚。

    “哎哟,我的主子哟,你和少爷闹什么脾气啊,咱们不是为了和他好好说话的吗,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非要提那丫头的事,现在好了,搞得你们母子两关系不好,不正和了那乡下小户的意了?”

    “我,我这不是脾气上了头,没了冷静嘛,你说他是我养了这么多年的好儿子啊,到头来,居然因为一个没认识几天的丫头顶撞我?!?br/>
    许嬷嬷嘴巴抿了抿,眼珠子又转了转,很快又想到了一个法子。

    “既然如此,那夫人你不妨反其道而行之?!?br/>
    “怎么说?”

    许嬷嬷四下看了看,低下头附耳过去,这般那般说了好一通话来。

    “这样真的有用?!?br/>
    “夫人不妨试试下?!?br/>
    “罢了,只要能让那贱丫头离得越远越好,我也无所谓给她找门好亲?!?br/>
    ……

    狄君阳到后院时,那里已经人去楼空,只有芍药还守着院门。

    狄君阳皱眉,看着她,沉声问“你家姑娘呢?!?br/>
    “爷,姑娘已经带人搬走了,且让属下留下来?!?br/>
    他闭了闭眼,觉得今天真的什么气都不顺。

    举起修长的手指,捏了捏眉心。

    “罢了,既然她不愿意你跟着,你便还回原来的位置吧?!?br/>
    “属下还可以回去?”芍药带着疑惑。

    “恩,你家姑娘既然让你留下自然是让你回去的,不然呢?!?br/>
    这姑娘的心思爷怎么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芍药心下纳闷邪门。

    “那姑娘那,采青采莲还有王安都不会功夫,属下怕他们有危险,便自作主张让狄八和小九去看了?!?br/>
    狄君阳放下手,看了她一眼。

    主子这表情好像是表示心情不错吧?

河北快三走势图 www.lmny.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